阅读新闻

我的家风征文

[日期:2014-04-16] 来源:第二党支部  作者:孙丽娜 [字体: ]

   “家风”是一种由父母(或祖辈)所提倡并能身体力行和言传身教、用以约束和规范家庭成员的一种风尚和作风。我并非出生于书香门弟,我的父母受孔孟礼教影响,从小要求我们孝敬、诚实、忠厚、勤劳和为善,最憎恨的是忤逆,耍奸,欺骗,偷懒和作恶,如今我也是这样要求儿子。

    我从小生活在部队大院,每天清晨伴随着嘹亮的军号醒来,接触到的也多是些严肃的军人,爸爸对我和哥哥就像对他的兵一样要求很严,家里订了种种规矩,学习上的、生活上的….让人心烦。

    和父母对我的期望相反,小时的我像男孩一样调皮,爬树翻墙、下河戏水无所不能,做了很多让父母很头疼的事情。部队大院很大,种了大片的果树,枇杷树、桃树、桔树枝叶繁茂,到了结果的时节满院飘香,但果子往往留不住,因为有我们这些“贪心”的小鬼。记得那是夏天的一个中午,乘着家长午休,我们几个好朋友偷偷溜出来游泳,游泳是件耗体力的事,等到上岸大家都觉得全身疲惫,口渴极了。于是有人提议去“摘”桃子吃,一群人就向桃林奔去。桃林的外围是没有大门的,只是有时会有战士看守,因为谗瘾上来,也顾不上了。大家小小心心的钻进桃林,不敢发出一点声音,都只是专心致志的盯着树上那散发着诱人清香的彤红的蜜桃。可是事与愿违,一个年纪最小的妹妹突然发出一声尖叫,顺着她颤颤的小手望去,桃树上的一只虫正在欢快的蠕动。等到大家反应过来四下逃窜时,两个年轻的士兵已经皱着眉头站在我们面前。于是我永生难忘的场景出现了:几个脸红的像桃子似的孩子眼巴巴的被两个穿绿军装的年轻士兵审问,而我给自己编了一个似乎很“实在”的理由:桃子是我从地上捡的。“摘”几个桃子当然不算太大的错,我们被训了几句然后就放回家了,但可悲的是被训时恰巧我家邻居经过,所以我的父母很“及时”的知道了这件事。在那个年代、那个环境这当然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晚上我被父亲狠狠的揍了并被禁足三天,天知道对于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而言这意味着什么,整整三天关在家里,我都快疯了,但三天的闭门思过我也牢牢记住了一个让我受益三十年的道理:诚实、本分。

    风气是无影无形的,然而又是无处不在的,风气如同空气一样,质量是不同的,当然有好坏优劣之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种说法不是没有道理的,作为社会细胞的家庭也是如此,大凡出人才的家庭必有好的家风,不好的家风必然导至家庭的不幸。

    美国的爱德华和珠克两个家庭,家风传至八代。爱德华是博学多才的哲学家,勤奋好学,为人严谨,为子女树立了良好的风范。他的子孙中有13位当过大学校长,100多位教授,80多位文学家,60多位是医生,还有1人当过副总统,1人当过大使,20多人当过议员。而珠克是远近闻名的酒鬼和赌徒,毕生玩世不恭,浑浑噩噩,无所事事。他的子孙有300多人当过乞丐和流浪者,400多人酗酒致残或夭亡,60多人犯过诈骗和盗窃罪,7个人是杀人犯,总之没有一个是有出息的。两个家庭的家风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后代,父传子,子传孙,子子孙孙世世代代相濡染,相延续,在社会的大舞台上向两极发展着。所以说,家风的好坏直接决定子女的成才与否,而且不仅是一代。

    家风,无影无形;家风,潜移默化;家风,伴我前行。 



阅读:
录入:admin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我的家风
下一篇:温暧平和的家
相关新闻